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谍涯无痕

第五百零六章 反应测试

谍涯无痕 滴水世界 4219 2021-04-08 01:08

  

  “行,我听大哥的。我就在这里打,行吗?”吴四宝问道。

李士群点了点头。

吴四宝拿起电话,打到招待所,没人接,又打到好寿厂里,没人接,又打到林明同福里的家里,这回都是有人接了,是曲茹冰。

“小冰啊,我是吴四宝。”

“宝哥,有事吗?”

“小明在家吗?”

“不在,他忙得连家都顾不得回了,宝哥,你说说他,再忙也得回家啊。”吴四宝听得出,曲茹冰有些委屈。

“行,见了我说他。小冰,你也得多理解理解,三个工地同时开工,还有厂里一堆事,他要不忙,整天在家陪你那才叫怪呢。”吴四宝劝了几句,撂下电话。

“不在招待所,也没在厂里家里,肯定在三个工地上,我派人去找。”吴四宝对李士群说道。

“行,你派个人去找吧,你陪我说说话。”李士群道。

吴四宝打发人去了,回到李士群办公室陪他聊天。

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的闲嗑,吴四宝渐渐回过味来:“哦,这是连我也防上了?难道小明真有问题?要不大哥这么慎重?什么意思嘛?”

正在这时,找人的警卫回来了,报告说林老板已经回了招待所。

“走。”

李士群站起来,往外就走,吴四宝、茅以明赶紧跟上。

林创确实是去工地了,被吴四宝派人找回来,正在卫生间里洗脸,易莲花手里捧着毛巾伺候着。

忽然易莲花凑到他耳边急促地低语几声:“有六个人上楼,其中一人是吴四宝,他走在第二位。”

林创一听,立即警觉起来。

吴四宝走在第二位,那第一位是谁?不是丁默村就是李士群了?

瞬间林创就明白了李士群的来意。

肯定是为了那箱“好寿”而来。

不过,他早有心理准备,此时得易莲花提醒,心里顿时轻松下来。

我党的地下工作有一项重要的原则:就是社会角色与特工角色要区别开来。

换句话说,就是在你扮演社会角色时,要完全忘掉自己的特工身份。

林创此时,就立即进入了林明这个角色。

听到敲门声,易莲花过去开门,还没等门外的人说话,林创往脸上又抹了一把香皂,在卫生间里说话了:“宝哥,我说你有啥事呀,这么着急忙慌的叫我回来?不知道我忙得脚打后脑勺啊?”

“小明,快出来,李主任找你。”吴四宝站在门口说道。

“谁?”林创从卫生间探出头来,眼稍稍睁开一条缝,待看清李士群、吴四宝和茅以明时,慌忙说道:“哎呀,李主任大驾光临,林某真是失礼了。宝哥,你赶快请李主任坐,莲花,沏茶。李主任,对不起啊,我先洗把脸。”

说罢,不等李士群回话,赶紧到水管上去把脸洗了。

神清气爽出来,见吴四宝已经毫不客气地坐到主位,李士群坐在客位,茅以明打横相陪,他身边还有一张椅子。

“林老板,不速之客,打扰了。”

见林创出来,李士群重又站起来见礼。

“哪里哪里,李主任肯来林某客居之地,是林某之幸。”林创见李士群没有伸手,他也就没有伸手,微微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。

“李主任请坐,茅主任请坐。”林创一伸手,请二人坐下,他也坐在了茅以明身边。

易莲花此时沏了四杯茶上来,站在林创身后。

吴四宝接过茶来就喝,一句话都不说。

林创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用意。

“李主任,不知道找林某有何见教啊?”林创笑着问道。

林创一直称呼李主任,而不是称呼“李副主任”,李士群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感觉心里很舒服。

再看他一直满脸带笑,态度从容,既没有作为商人见到官家那种刻意的谄媚,也没有因为跟吴四宝和犬养健的关系莫逆而有的那种优越感,让人感觉如沐春风,非常舒服。

“林明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交际能力的是不凡啊。”李士群心道:“我倒要看看,他听到耀先已死的消息,会是什么反应?”

他只所以亲自前来,就是为了看林创的反应。

如果林明心里有鬼,他在见到自己和在听到耀先过世的消息时,他的反应无论是震惊、悲痛,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下,肯定会有刻意的成分在里头。

如果有刻意的成分,李士群自信逃不过自己的眼睛。

可惜,刚才进门的时候,林明在洗脸,满脸的香皂沫,看不到他的眼神。

不过,他的语言和动作倒没有丝毫失态之处。

“这个……。”

此刻,见林明问他来意,李士群没有立即回答,低垂下眼帘,故作沉吟。

他是用这种方式,在给林明一个造成一个心理压力。

他相信,人在心理受压之下,突然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之后的表现,才是真真的反应。

他沉默不语,吴四宝和茅以明也不说话,场面一下子冷下来。

林创也不慌,顺手拿起茶杯,吹了吹,喝了一口,抬起头看向李士群。

李士群等的就是这一刻,低垂的眼帘遽然睁开,紧紧盯着林创,说道:“叶耀先死了!”

为了把话一次说明白,不让林明有准备的时间,他把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楚,不但连姓都带出来了,用的词也是死,而不是过世,或者“走了”之类。

“什么?”

林创手里的茶杯微微一抖,眼睛一下子定住了。

稍一“愣神”,林创把杯子放下,连忙说道:“这,这,这……,这是怎么说的?前段日子就在这个地方,我们还约了一场酒呢,怎么会……突然就……。宝哥,李主任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?”

“不是,是真的,昨天晚上的事。”吴四宝语气低沉地说道。

“这……。唉,李主任,请节哀。”话说到这里,林创的表现才从“愣神”、“惊讶”恢复到正常。

“在这屋里约酒?”李士群见林创的反应并不是十分剧烈,完全符合他跟叶耀先认识但不熟的这么一种关系,连忙紧跟着问了一句。

“噢,是这么回事。”

林创知道李士群的试探不会就此中止,于是打起精神,说起他跟叶耀先的交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