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红楼大贵族

第755章 暂时的离别

红楼大贵族 桃李不谙春风 8918 2021-04-08 04:40

  

  “哟,我们的大管家这账还没算清呢?别是平时做了太多的糊涂账,累计到这会儿,早就算不清了吧。”

晴雯刚进门便朝着袭人笑道,盖因袭人此时正坐在小桌子边上认真的核算账目。

怡红院的大小事以前都是袭人总管,这个时候她自然就是最忙的。

袭人闻声抬头,才发现贾宝玉回来,忙也上来迎候。

贾宝玉走过去,瞧了瞧袭人那排版工整,字却并不大好看账本,笑道:“就那么几两银子,装箱子搬过去也就是了,你这么算来算去,还能多算出些来不成?”

袭人笑道:“瞧爷说的,这哪是几两银子。我已经算好了,就我们院里的账面上,单是金锭子和金票,就有五千多两,银子就更多了,足有六万多呢。这么大的数目,我自然要算好了,回头王妃娘娘要核算,也就方便了。”

贾宝玉说“几两”虽有戏语之意,但也着实没料到有这个数,因此下意识的问了句怎么这么多。

贾宝玉这不知家产几何的土财主反应,令晴雯几个都笑起来。

晴雯取笑袭人道:“我说你也够笨的,连爷自己都不知道,你便是少报个一两万他也发现不了,回头你不就是成了大财主了?这么好的机会竟给你浪费了!唉,可惜爷竟也不叫我来当家……”

贾宝玉便扯住晴雯的耳朵拧了拧,直到她告饶才将她丢到一边去。

袭人则解释说:“爷忘了不曾,爷没有封伯爵之前,所有的银子都放在这院里呢。便是后来有了伯爵府,宫里的赏赐,太太也是全部都叫人送过来了的。特别是爷封了王之后,每回太太叫送来的就更多了。这些都是爷的钱,我一分不少都给爷记了账的。”

贾宝玉听了不免感慨。

想当初他刚刚醒来的时候问袭人,袭人告诉他他的身价总共就几百两的银子,而且还不能自己随便用,因为王夫人偶尔会过问。

那个时候,他为了摆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窘境,可是真心渴求银子的,为了赚银子,也费了些心思。

可是随着机遇,他的身份越来越高,不知何时起,他就没怎么在意过银钱方面的事了,但是相反的,他身上财富累计的速度却越来越快,以致于他都不是很清楚的状态。

就说这怡红院,他总共就住了一年,现成的金银折算下来,却已经超过了十万银子!

这还是少的,他知道,别院那边,资产比这里要多,至于王府,则又要比别院多了太多……

这么算下来,不知不觉间,他个人的家资,都已经快比得上他一直认为是超级富豪的薛家了。

果然在这个时代财富只是权力的附庸,他一年的时间,就赶上了薛家几代人的积累。

这还是他并不留心的情况下,他要是存心敛财,那……

想到这里贾宝玉笑了笑,堂堂太孙,天朝上国的储君去敛财,说出去也笑死人了。

贾宝玉不说话,几个大丫鬟也各自陷入震撼之中。

她们都是头一次清楚的知道,这屋里竟然有这么多钱!

除了晴雯。

晴雯以前就随时留心院里的进账等事,虽不知道她的初心为何,总之她大概算的到这屋里的财富总额。

见了大家的反应,她有些自得,因此笑道:“这还是爷吩咐的,只带现成的金银走,要是将这院里所有的东西都搬走,还要多出来不少呢!”

贾宝玉没理她。

怡红院里的其他很多东西,自然也很值钱,这些东西,有些是原本就有的,有些是他后来置办的。

除了最喜欢的几件,其他都没让带走。一来为了方便,二来也是留下香火情来。

原本贾母和王夫人就舍不得他搬出来,他再把怡红院腾的干干净净,贾母等回头来看见,难免有些凉意。

转过头来看向香菱等人:“你们各自的东西都收拾好了?明儿上午我就安排马车来接你们过去了,别丢三落四的。”

听了这话,收拾好的自然不慌,那还有首尾的,忙告退回屋去。

“爷,这阵子好些人来寻我,哀求我在爷面前说情,将她们也带过去……

我听了爷的吩咐,自然不敢应承,只是她们一个个说的实在可怜,我就想,再问问爷的意思,看看是不是可以……”

炕头上,袭人一边给贾宝玉轻轻捶肩,一边说道。

怡红院里人很多,单是丫鬟便是近四十个,仆妇十余位。

贾宝玉并不打算都带走,因此他遵守承诺,将其他人全部还为自由之身,还每人给了一笔不菲的遣散费,然后去留随意。

她们本身也都是贾家的奴才。

贾宝玉并不怪袭人多嘴,那些人不敢来找他,转而求袭人是很正常的。

并非每个身在奴籍的人都渴望得自由身。

在贾家这座慈善的豪门之中做奴才,便已经“高”人一等了。若是能够再跟着去太孙府,甚至将来去皇宫,那自然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。

但是贾宝玉却不能有求必应。

太孙府虽然空大,但是他也不想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塞进去。

贾府的丫鬟虽然也算精挑细选,但是大多数,还是没办法与经过层层严密的选拔才挑选出来的宫女相比。

除了袭人等八个大丫鬟,其他的他只点了七八个有特点,他比较喜欢的。

年轻媳妇一个没要,仆妇也只带香菱母。

香菱是甄士隐夫妇晚年所得,如今的封氏已经五十多了,奉劝大家别瞎打主意。

袭人也只是碍于情分再问问,见贾宝玉主意已定,便不再多言,转而说起一些可能会令贾宝玉心情愉悦的话来。

……

贾宝玉的要搬走,姐妹们自然要来送别。

贾宝玉应情应景,略备茶水点心,以作小聚。

确实只是小聚。

黛玉没来,湘云也在忠靖侯夫人再三派人来请之后,试探性的回忠靖侯府过年了。

宝钗、探春不在。

所以,说起来也就是迎春、惜春、岫烟和宝琴四个人而已。

一会儿李纨带着贾兰也闻讯过来。

不过贾兰这小子性格腼腆一些,待不贯莺莺燕燕的环境,在给贾宝玉磕了头,说了几句一听就知道是李纨教的话之后,便告辞离开。

贾宝玉理解他,换做他,估计也待不贯贾赦那淫窝……

呸,这个比喻不正确。

因此勉力几句,就让人送贾兰回去。

无酒无戏,便如后世的家庭聚会没有电视机和麻将一样,只能坐着干聊。

最终还是惜春先忍不住,扑到贾宝玉的怀里,哭声道:“呜呜,二哥哥我好舍不得你。你娶了林姐姐和宝姐姐之后,可不可以也时常回来看看我和二姐姐、三姐姐,我们都好舍不得你……”

简单而认真的话,点燃了大家潜在的情绪。

邢岫烟和宝琴两位陪客还罢了,迎春闻言亦是没忍住,悄悄抹了抹眼泪。

便是连李纨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挽场的好。

从利益上来说,贾宝玉的离开,对她来说是好事,因为给她的兰儿腾出了位置。

但是,她此时却实在无法高兴起来——从今之后,她再也不用防着他了,也不用再担心自己身败名裂。

贾宝玉拍了拍惜春的背,安慰道:“好了,二哥哥答应你,以后一定经常回来看你和二姐姐。别哭了,小脸哭花了就不好看了,你瞧,你岫烟姐姐她们都笑你呢。”

惜春果然中计,瞄眼看过去。

邢岫烟和宝琴二人都配合的露出一个浅浅的笑,果然令惜春不好意思,勉强站起来。

她却不知道,此刻的岫烟二人心里皆对其生出三分艳羡。

她和贾宝玉的感情这么好,以后有贾宝玉护着,一生都会幸福顺遂的吧。

终是李纨成熟,率先收拾好心境。

见惜春傻呆呆的站在那边,还由着贾宝玉安慰,便取笑道:“四丫头,你要是实在舍不得他,便和你林姐姐一样,将来也给他做王妃啊,那样你们便可以一直在一起,不用再分开了。”

李纨知道家里已经准备运作探春将来当皇妃了,实则在李纨看来这是不必要的操作。

以贾宝玉和探春之间的感情,要成事简直不要太容易。

所以,她此时说这个,也是有心要把这个话题抛出来,让大家更加敏锐的认识到,贾宝玉和家里的姐妹之间早没有真正的兄妹关系,也算是给贾母等人的盘算做舆论开路。

但是这话却一下子吓到了惜春,惜春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小脸以可见的速度泛红。

她手足无措,最后只能转头瞪着李纨:“大嫂子最坏了,说…说什么呢……”

虽然如此,但是惜春却还是不自觉的瞄了贾宝玉一眼。

心里想着,二哥哥听到大嫂子这个话会怎么想啊,他会愿意让我当王妃么?

呸呸呸,想什么呢,他是二哥哥呀。

可是,林姐姐也叫他二哥哥呢,一样吗,不一样吧……

惜春年纪尚小,还不太清楚情爱,她只是真心的舍不得贾宝玉,舍不得这个一直宠着她,呵护着她的哥哥。

她们都说,哥哥娶亲之后,就不疼妹妹了!

她们都是坏人,她们说的不对,二哥哥才不是那样的人……

哎呀,二哥哥的神情是什么意思呢,看不明白,我好笨啊,好想去问问林姐姐,她一定看的明白,以前她总是一个眼神就知道二哥哥在想什么,她们都说那是心有灵犀。

唉,还是算了,林姐姐才不会告诉我,女人都好妒!

贾宝玉白了李纨一眼,嫌她口没遮拦,吓着惜春了。

忙又是一番安抚,好容易才将这一节掩去。

但是,情节虽能掩去,话题却已经扎根在众人心里。

直到晚上,晴雯在铺床的时候,还忍不住说道:“二爷,人都说皇帝有三宫六院,好多好多嫔妃呢。可是二爷您呢,除了叶家姑娘,宝姑娘和林姑娘,再加上李姑娘,总共也就四个……我说,我是说大奶奶那话也有些道理呢,您不是那么宠爱三姑娘、四姑娘她们的么,将来把她们都收在后宫里不就好了,反正你们又不是亲兄妹……”

“你又懂了,胡说什么,二爷这不还没当上皇帝,等将来的时候,太后和朝廷自然会替二爷挑选才人的。再说,这种事,也有你说话的份。”

袭人和晴雯都是丫鬟,又不爱学习,言论局限在自己的认知当中。

但就表面看来,袭人比晴雯的政治意识还是要好不少的。

贾宝玉闻言,抱着一本前代首辅的治国经典看着,没理她们的闲话。

对于自己的后宫,他早有谋划……

惜春等人现在还太小了,再说,他更主要的还是要考虑黛玉等人的情绪。

这段时间,除了过问一下大婚的事情,就忙在政务之上,就是啊有意降低自己艳遇的可能。

叶、薛、林三女同嫁,他本来就觉得对各方都有些亏欠,自然不想在这其间再闹出别的事来,伤到三女的心。

他要给她们一个尽量完美的上花轿到入洞房的记忆。

所以,一切别的花花肠子,都得收一收。

倒也没觉得这样就能塑造自己专情的形象,事实上,在这个世上,以他的身份,专情并不是一个太值得称颂的形象。

帝王,就该是雨露均沾的。否则于社稷不稳。

他只是想要让那三位惊才绝艳的女子,感受到他的尊重。

他觉得尊重是相互的,他现在能做的好一些,将来,三人也能更理解他一些,比如,在纳妃的事情上,她们个贤后、贤贵妃的同时,能不那么违心。

晴雯却是不知死活,一点也不将袭人的话放在心里。

见收拾妥当,便猫到贾宝玉身边,亲昵的道:“爷觉得我说的对不对?我看四姑娘她们是真心舍不得你的,刚刚四姑娘哭的时候,连我都差点落泪了呢。”

贾宝玉瞅着她,深觉晴雯也是个深受封建荼毒过的腐女,难怪她装扮美人给自己享用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。

倒也是,再拈酸吃醋,也没有她的份,她乐得用免费的资源固宠了。

也或许,她也知道自己性格不讨好,害怕将来被主母拾掇,所以有心搅浑这趟水,好浑水摸鱼。

又被其穿着单薄的衣裳在旁边蹭来蹭去,贾宝玉不由放下书来,捏住她的俏脸取笑道:“哟,连你也会流泪?岂不闻铁树还能开花?”

“啐……”

晴雯被打趣的脸红起来,心里十分不服,她怎么不会流泪了,当初也不知道是谁,每回不把自己欺负哭不哄的。

也就后来越发摸清了贾宝玉的脾气,深觉自己未来可期,才没有委屈到哭过。

并不敢过于顶撞贾宝玉,她又追问:“说真的呢,三姑娘她们模样都生的挺好的,对了,还有琴姑娘,生的那样可爱,人谁见了不喜欢?我竟不信二爷没产生过想法。”

晴雯噘着嘴道。

贾宝玉越发狐疑起来,他有六成的把握,晴雯应该是觉得,把这些拉过去,能分叶氏三女的宠?

然后她再私底下卖个好,左右逢源?

这种苗头很危险,必须整治。

“你这么关心这个,是想让我也封你做个王妃了?”

晴雯一下子被问住,却也不否认:“谁不想当王妃呢?只是我才没有那个好命,是个奴才辈儿的,将来还不是凭爷自己的心意,我只有服从罢了。”

“那我看你是悬了,连身子都不愿意交出来,还想当王妃!”

一听这话,晴雯便知道不妙,掀开被子就跳下炕去,对袭人道:“你们两个好好服侍,我先回去睡了。”

袭人见她狼狈而逃的样子实在可笑,竟抓住她:“现在想跑是不是晚了些,自己勾起的火,还不灭了再走。”

于是将将晴雯扭送回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