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海贼之祸害

第二百九十八章 成为我的人(二合一)

海贼之祸害 紫蓝色的猪 9677 2021-04-08 02:46

  

  在威布尔的认知里,霸王色的作用,无非就是用来震慑实力远远弱于自身的敌人。

简单来说,就是清理杂兵用的。

但一直以来,相比于用霸王色清理杂兵,他更喜欢那种将敌人直接砍死的感觉。

所以,在数不清的以少敌多的战斗里,他很少运用霸王色,更不清楚霸王色竟然可以同武装色一样,附着在攻击上。

直到此刻,莫德所说的话,仿若一道惊雷在他心中响起。

“霸王色……也能‘缠绕’吗……”

威布尔从未想过这种可能性,既有认知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顿时面露呆滞之色。

严重的伤势,令他口鼻处汩汩淌出鲜血。

在推进城外的时候,他已经被莫德的影避击中一次。

但那时他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。

可这一次浑然不同。

随着鲜血一同流失的体力,清楚的向威布尔传递了一个信息。

那就是——

他已经彻底丧失了与莫德对抗的能力。

“你的影子,我收下了。”

莫德朝着摇摇欲坠的威布尔走去。

刚才那招倾尽全力的影避.改,在正面命中的前提之下,可以秒掉九星体质之下的任何一个敌人。

但莫德很清楚,以威布尔的身体强度,正好能以重伤为代价抗下这一招。

这也是莫德想看到的结果。

看着莫德一步又一步走来,威布尔面容狰狞,岂会乖乖被莫德夺走影子。

可不管他如何驱使念头,承伤严重的身体,已经无法给予他任何反馈。

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,甚至连薙刀都要握不住了。

“我、我可是白胡子二世!!!”

强烈的不甘和愤怒,令威布尔嘶吼着出声,染血的牙齿在张合之际喷出阵阵血沫,本就丑陋的脸庞极度扭曲着。

他对着莫德怒目而视,恨不得用目光生撕了莫德。

“如果你真是白胡子的儿子,那我只能说……”

莫德踱步来到威布尔面前,冷漠道:“白胡子有你这样的儿子,真是一种耻辱。”

威布尔闻言,眼睛里的血丝,犹如蜘蛛网般遍布开来。

莫德身形一下腾转,闪身来到威布尔身后,挥动秋水斩过影子。

嗤——

影子脱离了威布尔的身体,被莫德徒手捏住。

威布尔失去影子,眼眸瞬息间失去焦距,瘫倒在地。

已经到喉咙处的满腹怒言,也只能含恨咽了回去。

如果是平常时候,就算被莫德割下影子,威布尔至少能够保持五秒左右的清醒。

但他现在伤势严重,连一秒都坚持不了,就当场丧失意识倒地。

“出去之前,要将他的名字写进笔记里。”

莫德瞥了眼倒地的威布尔,将影子收入影球之内,在心中默默自语了一句。

随后,莫德转身看向汉库克,眼神冷漠。

那眼神,像是在说:接下来轮到你了。

汉库克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莫德的眼神。

她怔怔看着莫德握在右手上的秋水,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之中。

她也有霸王色。

但她同威布尔一样,从未想过霸王色能够缠绕在攻击上。

而莫德刚才的招式,直接就是为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。

假如,她也能做到将霸王色缠绕在俘虏箭矢之上,兴许就能对威布尔造成伤害,也就不至于窘迫到被威布尔拖在这里动弹不得。

“终于又见到你了……百加得.莫德。”

汉库克深感于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,也想到了她一路追过来的正事。

她看着莫德,眼眸灿若星辰,丝毫不掩饰倾慕之情,也不屑于去掩饰。

“这女人……?”

看到汉库克的反应,莫德愣了一下,脑海中不由闪过原著里汉库克对着路飞犯花痴的各种场面。

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汉库克,还不至于像原著那样犯花痴,但这种没来由的倾慕,令莫德感到莫名其妙。

他可不记得自己和汉库克有过深入的交集。

上次接触,都是顶上战争时的事了,而且还没说过一句话。

可现在是什么情况?

莫德又是莫名其妙,又是疑惑。

但他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性。

难道……

是因为他袭击了圣地玛丽乔亚,并且干掉了五个天龙人的事情,以至于阴错阳差获得了汉库克的好感?

如果是这样,倒是说得通。

毕竟,原著里的路飞仅是一拳揍飞了天龙人,就让这座冰山不可遏制的动情,爱得那是死心塌地。

莫德凝视着汉库克,眼中的冷意稍稍收敛。

原本还以为汉库克追着他进来监狱,是和威布尔一样,为了找他的麻烦。

现在想来,从开战到现在,确实没在汉库克身上感觉到敌意。

虽然莫德一言不发,但汉库克敏锐注意到了莫德在态度上的转变,眼眸里的光芒变得更加明亮。

“妾身从未想过,在这个世界上,竟然有人敢对天龙人出手,而且……还杀了天龙人。”

汉库克的明眸之中,倒映出莫德的身影。

“得知这件事的时候,妾身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震撼,从那以后,妾身一直在想着要再见你一面!”

“你现在见到了,然后呢?”

莫德面不改色看着汉库克。

汉库克抿唇道:“妾身不想成为你的敌人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

莫德打量着汉库克,忽然将秋水归鞘。

“如果不想成为我的敌人,那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成为我的盟友。”

“啊?”

汉库克闻言,眼眸忽的一颤。

“你刚才说……要妾身成为你的……”

她情不自禁捂住嘴巴,没有将最后一个“人”字说出口,而是怔怔看着莫德,心跳不可抑制的加快跳动起来。

此时此刻,将“成为我的盟友”听成“成为我的人”的汉库克,满脑子一直回荡着莫德所说的这句本不存在的话。

莫德见汉库克的神情有朝着花痴样转变的趋势,也是怔住了。

他仔细回忆着刚才所说的话,没什么不对啊?

“我说,让你成为我的盟友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汉库克又一次将这句话听成“让你成为我的人”,不由得失力跌坐在地上,喃喃自语道:“这就是表白吗……”

“???”

莫德顿时一头问号。

短短一分钟的接触下来,他算是看出来了。

在世人眼里,高冷得令所有男人难以接近的犹如一座冰山的女帝,在某些方面,其实单纯得可怕。

也难怪原著里会有那么花痴的表现了。

“某种意义而言,这女人……倒是没有那么讨厌了。”

看着开启了花痴模式的汉库克,莫德微微摇头。

也在这时,姗姗来迟的甚平和巴基,从一条通道来到现场。

然后,他们就看到跌坐在莫德面前,面露娇羞之色的女帝汉库克,顿时呆住了。

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甚平和巴基难掩惊异之色,浑然不敢相信这样的神情,会出现在传说中的冷若冰霜的女帝汉库克脸上。

汉库克还沉浸在莫德霸道的告白之中,没有察觉到甚平和巴基的到来。

莫德看了眼来到场间的甚平和巴基,平静道:“接下来就直接出去吧。”

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囚犯数量虽然是其他牢层的好几倍,但影子质量方面,却不值得莫德浪费时间。

而且,在推进城里待得越久,正在和海军激战的同伴们所承受的压力,就会越高。

听到莫德的话,甚平缓缓点头。

而巴基则是难掩喜色,他想逃出推进城,已经想得快疯了。

在动身之前,甚平看了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威布尔,旋即看向陷入深度幻想而不停摇头自语的汉库克。

“莫德……她怎么了?”

甚平的眼神变得些许怪异起来,收回目光,偏头看向身旁的莫德。

莫德沉默了一下,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“总之,她是自己人。”

“哦?”

甚平眉头一挑,感慨道:“对于正缺‘战力’的我们来说,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作为原七武海的他,可是十分清楚同为七武海的汉库克的实力。

在这种强敌环伺的境况里,能有这么一个强援加入队伍里,可谓是雪中送炭。

莫德对着甚平点了下头。

以他们目前的处境,汉库克的加入,确实能带来难以估量的战力价值。

.......

莫德在推进城内胡作非为的同时,推进城外的战斗,逐渐白热化起来。

红发海贼团的参团,对于海军而言,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变故。

即便如此,海军仍是不落下风。

赤犬作为海军一方当之无愧的主力,理所应当的对上了敌方阵营中最强的红发香克斯。

“冥狗。”

迅速伸长的熔岩化的炙热拳头,以迅雷之势轰向香克斯。

香克斯从容挥动紧握在手中的名刀格里芬,轻而易举的将赤犬的冥狗斩落。

瞬息间失去温度的熔岩,变成焦黑之物,散落在地面上。

见香克斯如此轻松的化解冥狗,赤犬冷哼一声,目光瞥向香克斯完好无缺的左臂。

香克斯注意到了赤犬的目光,平静道:“只是‘手臂复原’了而已,应该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吧。”

“红发,让莫德用能力帮你复原手臂,就是你不惜代价也要掺一脚的原因吗?”

赤犬的脸庞上流淌着炙热的岩浆,眼神却冷得如同坚冰一般。

香克斯随意将格里芬刀身垂在身侧,不为所动的道:“看来,你忘了我从前的‘身份’啊,赤犬。”

“……”

赤犬不再多言,豁然发力,挥舞着熔岩化的拳头,挟裹着阵阵热浪,径直打向香克斯的身体。

香克斯挥刀上挑,与赤犬打来的熔岩拳头轰然对撞。

霎那间,一股汹涌的气浪,以他们为中心点,猛然席卷向四周。

也不知是无法靠近,还是默契使然。

不论是红发海贼团的成员,还是海军一方的成员,都是远离了正在交锋的香克斯和赤犬,为他们二人营造出了一个能够单挑的环境。

这种发展,双方心照不宣。

但鹰眼就不同意了。

他之所以同意海军的召集令,一方面是不想破坏现阶段的安逸,另一方面就是和手臂复原的香克斯交手。

结果倒好,竟然被赤犬抢先了。

不过,鹰眼并没有放弃,朝着香克斯所在的位置靠拢过去。

“砰!”

一颗缠绕着武装色的铅弹打在鹰眼面前的地上,轰出一个大坑。

鹰眼停下脚步,抬眸看向开枪之人——红发海贼团的副船长,本.贝克曼。

贝克曼单手平举着枪口正在冒着硝烟的长枪,神情淡然道:

“鹰眼,我能体会你的心情,不过……现在的局势,虽然好不到哪里去,但也不算太坏,在‘新的变化’出现之前,可不能让你乱来。”

“我对‘枪手’没兴趣。”

鹰眼平静看着贝克曼。

贝克曼闻言,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拿枪当刀使的事,我也没少干过,不如就当我是一个半吊子的剑士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鹰眼沉默。

就在这时,一个男人来到贝克曼身旁。

男人扎着辫子头,身上披着一件黑色大衣,袒胸露腹,反手握着一把尚未出鞘的长刀,随意搭在肩膀上。

“副船长,还是让我来吧。”

“来得正好。”

贝克曼看着剑术造诣仅次于香克斯的辫子头男人,微微一笑。

鹰眼无可奈何,默默举起黑刀。

同一时间。

红发海贼团的人纷纷对上了海军一方的诸多主力。

而拉斐特他们,亦是不可避免的对上海军的中坚力量。

尽管有红发海贼团分担走大部分压力,但海军剩下的战力,仍是充裕到足够去压制拉斐特他们。

“嗯~~这么看来,特意让贝加庞克博士提前准备的‘底牌’,是用不上了。”

黄猿摩挲着下巴,淡定旁观着场内的局势。

他原本是在和青雉交手,但卡普突然出手,代替他去牵制住青雉。

毕竟,以他的能力,比起去牵制住青雉,更适合去狙杀正在乱战里的莫德海贼团的众人。

尤其是在莫德海贼团众人被压制的情况下,他的镭射光束,将会成为一柄能够收割莫德海贼团众人性命的死亡镰刀。

“要先从哪个下手呢~~”

黄猿慢条斯理的看向莫德海贼团的众人。

危机,正在悄然逼近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