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老兵新警

第一百二十九章 “督查”

老兵新警 卓牧闲 5711 2021-04-08 04:29

  

  陵海在撤市建区前为了发展经济,在行政设置上“积极探索”,搞出了三个“怪胎”。

比如最早成立的陵海经济开发区,国家级的,管委会一把手是副厅级,所以前些年的陵海市wei书记和现在的陵海区wei书记,介绍起来首先是经济开发区工wei书记,然后才是市wei书记或区wei书记。

又比如现在的滨海新区和高新区,都是副处级编制的机构,管好几个街道或乡镇,搞得一个区像一个地级市。

不过这确实有利于招商引资,可以集中几个乡镇的力量办大事,走出去介绍起来也好听,但既不符合国家政策,也影响工作效率。

比如区里要传达什么精神,布置什么任务,既要通知几个管委会,也通知各街道和各乡镇。明明已经传达布置下来了,结果几个管委会还要再开会,再传达、再布置一遍。

要上报什么材料,同样增加了一个环节。

虽然去年改革了,街道和乡镇直接对区里负责,几个管委会只负责经济发展,但只要这三个副处级的机构不撤销,许多工作还是绕不开他们,不然就是不尊重上级。

正因为如此,在滨海新区管委会干部的提议下,现在管委会大楼与分管综治的领导、新坝港边境派出所的副所长,以及王堡派出所的同志,一起开了个碰头会。

考虑到海边有几个大型养殖场,有些犯罪分子常常利用污染比较严重、味道比较大的养殖场为掩护制毒,并且只要是养殖场都采购管制类兽药,韩昕悄悄给李政发了个微信,让他把滨海新区的所有养殖场也纳入进督查范围。

确定要督查的企业和养殖场名单,制定接下来两天的督查计划,规划督查路线……

一切准备妥当,李菜鸟也到了。

他不但是开着警车来的,而且帮韩昕把“刑事现场勘察”的全套装备都带来了。

从见习的治安民警变成了见习刑警,并且调到了跟机关差不多的禁毒中队,还能跟“缉毒神探”学本事,他兴高采烈,喜形于色。

当着管委会干部和边境派出所、王堡派出所的同行不好说什么,一上车就急切地问:“韩哥,等会儿怎么检查?”

“是啊韩队,我什么都不懂,我都快装不下去了!”

李政愁眉苦脸,刚才装了半个小时领导,在会议室里时真是如坐针毡。

韩昕刚才就看出他很紧张,半开玩笑地说:“装不下去也要装,不然就你这心理素质,怎么缉毒?”

李政抬头看了看正等着他们出发的同行和社区工作人员,苦着脸道:“韩队,让我干别的行,干这个真不行。”

“装装就习惯了。”

韩昕不想让人家久等,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,笑道:“等会儿你负责检查登记企业名称,生产销售什么的,所用的是什么原料,从什么地方进的货,还有企业负责人的姓名,身份证地址和联系方式。”

李亦军迫不及待地问:“我呢?”

“你负责拍照,企业负责人、车间、设备、原料、成品、进货单全要拍!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是司机,我跟着你们转转。别磨蹭了,出发吧。”

随着韩昕一声令下,由四辆车组成的督查车队出发。

先去的是新坝港边境派出所辖区的企业,边境派出所是改制之后的名称,之前叫边防派出所。

作为一个老边防,韩昕对边防派出所太熟悉了。

与地方公安局的派出所其实没什么不同,一样负责辖区内的治安、户籍,一样要负责侦办辖区内发生的小刑事案件。

只不过新坝港边境派出所的陆地辖区比较小,只负责海岸线内五公里范围。海岸线外的辖区比较大,外东二十四海里的毗连区都归他们管。

相比岸上的人口管理和治安维护,海上的工作比较多,比如检查出境渔船的出境证件,办理停靠内地渔港的台湾渔民临时登录证等等。

赶到一家企业,社区工作人员找到负责人,李政和李菜鸟一个捧着文件夹,开始像模像样的询问登记,一个举着手机到处拍照。

韩昕里里外外转了一圈,回到车边问:“段所,你们辖区的渔民渔船,跟境外的货轮接触的多不多?”

新坝港边境派出所的段副所长是外地人,他早从王堡派出所同行的反应上,看出韩昕这个司机才是领队,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道:“这你尽管放心,我们新坝港的渔民全是民兵团的民兵,他们经常去钓鱼岛、去南海的。

在海上发现外国军舰不但会第一时间报告,甚至会主动跟上去,发现外国军舰布设的声呐,会毫不犹豫捞上来。政治方面绝对可靠,不会违法犯罪,更不会贩毒。”

“声呐无铜,捞去没用,说的就是他们?”

“嗯,人家也是国防后备力量。”

“明白了,谢谢。”

陵海民兵出了名的爱国,是受过中Y军W表彰的,不知道多少将军来看过他们,这小子居然连这都不知道……

段所觉得很奇怪,低声问:“你是刚参加工作的?”

遇到边防的兄弟,韩昕别提有多高兴,回头看看身后,笑道:“我是从彩云公司刚调回来的,当兵之前又没来过这边,对这边的情况不太了解。”

“原来张大和城南派出所的老顾,跟我打听的就是你!”

“段所,我们张大跟你打听过我?”

“韩昕是吧,彩云公司的执法士官,哈哈哈哈,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。”

“您真知道我!”

能在这儿遇到同行段所也很高兴,伸手拍拍他胳膊:“好几个人打听过,你小子可以啊,竟然能调回来,我想转业都转不成。以前总说以驻地为家,现在真要以驻地为家了。”

韩昕感觉自己像是当了逃兵,一脸不好意思地说:“其实我没想过调回来……”

“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能调回老家多好,你现在起码是三司吧,我们所里的几个士官,现在全是两道拐,等见习期满只能授个一级警员,没满六年的只能授二级警员。”

段所想想又笑道:“不过相比你们彩云公司的兄弟,我们已经很幸福了,虽然一样回不了家,但至少陵海的经济发达,各方面条件都不错。”

想到那些老部队的兄弟,韩昕感叹道:“他们确实不容易,有的边防派出所的警务室在深山老林里,方圆十几里都没个人。人多的所还好,人少的所只能安排一个人去警务室坚守,去年有一个兄弟在山里的警务室整整守了五个月,才等到有人去轮换。”

相比坚守在边远贫困地区的兄弟,新坝港边境派出所简直是天堂。

段所不想再抱怨,觉得也没什么好抱怨的,立马换了个话题:“小韩,这一家又不是易制毒企业,你们为什么要来督查?”

韩昕解释道:“这家确实不是易制毒企业,但我刚才看了看他们的生产设备和生产所需的原料,完全可以用来生产易制毒化学品。”

“能生产制毒原料的原料?”

“嗯。”

“是什么,看来我以后也要注意。”

韩昕转过身,看向不远处的车间:“刚才我注意到有纯碱、液氯和锌,这些都是生产溴素的上游原料,而溴素不但可以用来合成氯胺酮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K粉,也可以用来合成冰毒。”

段所禁不住问:“那这家有问题吗?”

“看着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吓我一跳。”

段所松下口气,想想又问道:“小韩,照你这么说,只要是化工企业都要提防?”

韩昕摸摸鼻角,无奈地说:“化学是个好东西,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它,同时也很可怕。比如我们刚才说的那些原料,在那些懂行的不法之徒手里,就会变成制毒原料的原料,所以我们不能因为不是易制毒化学品企业就疏于管理。”

“这方面我们不懂,回头有时间,去我们所里好好讲讲!”

“段所,其实我也不是很懂。”

“你是从彩云公司回来的,你如果不懂就没人懂了。再说我们什么关系,我们是战友,以后我们派出所就是你的家,如果看得起老哥,如果不嫌远,以后有时间多过来坐坐。”

“没问题,只要有时间就来。”

“以后是以后的事,先说今天,中午去我们所里吃饭,我先给所长教导员打个电话。”

“段所,用不着这么客气。”

“你小子怎么调回来就变得婆婆妈妈的,咱当兵的人应该爽快,到了家门口必须吃顿饭,这事就这么定了!”

盛情难却,韩昕只能答应。

正聊着,李政把该登记的全登记好了,李菜鸟把该拍的也全拍了。

韩昕拉开车门,跟迎面而来的李菜鸟说:“把刚登记的信息和照片全发给曹娜,请她补录进禁毒综合信息系统。”

“是!”

“好,去下一家。”

…………

PS:如果不求点什么,好像有点不求上进。

第三章奉上,求有月票和推荐票的兄弟砸几张,求在其它地方看韩坑的兄弟姐妹,来起点订阅支持,谢谢各位了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